首页 >>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 鄧楚柏:垃圾堆旁邊的“不懈思考者”
详细内容

鄧楚柏:垃圾堆旁邊的“不懈思考者”

 我們總能在垃圾堆旁見到他的身影,春夏秋冬,刮風起霧,雨天雪天。在無數人們避讓不及的角落,他曾被易拉罐蓋割傷手指,曾被醫用針頭扎破腳心,曾被舊磚瓦下的毒蟲咬得渾身是瘡,曾被布滿蒼蠅的西瓜皮絆倒在臭坑中……如今,那一片片狼籍因為他的血和汗而發光發熱。我們在無窮地制造各種垃圾的同時,他卻終日在垃圾堆旁思索著如何將它們變廢為寶。那些在我們看來是骯臟至極的東西,卻成了這位拾荒者眼中的寶貝。
 

    第一次見到這位無害化垃圾處理方法的發明人鄧楚柏,記者較為好奇,一位五十多歲的瘦削漢子,鼻梁兩旁的眼角處竟突起了兩個米粒大小的疙瘩。鄧楚柏說,因為常年和垃圾打交道,可能是受到化學物質的影響,兩個疙瘩從無到有,越長越大。近30年來,伴隨著各種肉體上的苦痛,鄧楚柏的垃圾研究之路也從窄到闊,起走越順。

    “我當時就只有一個概念,把這些有害的東西變成一種產品。”

    鄧楚柏與垃圾處理結緣純粹出于巧合。1978年,鄧楚柏到泰國清邁投靠親戚,做起了橡膠樹生意。他注意到,每天清晨,環衛工人將一車又一車的垃圾從城里運到自己所在的郊區。一天,鄧楚柏跟隨垃圾車來到附近的垃圾場,正是眼前堆積如山的垃圾,讓鄧楚柏頓生了變廢為寶、變害為利的想法。“我當時就有一個概念,把這些有害的東西變成一種產品,為人類作一點貢獻,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鄧楚柏回憶道,“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夠長久地解決垃圾處理這一世界各國普遍存在、困擾已久的問題。”

    從那以后,鄧楚柏專注于垃圾處理的研究,把垃圾場當作了自己事業的天地。這是一片充滿開拓意味的領域,攻克技術難關的同時,還要忍受惡劣的工作環境。鄧楚柏坦言,“垃圾場的氣味十分難聞,一般人在那兒呆一個小時都難,被易拉罐蓋割破手指,被毒蟲咬得渾身是瘡,都成家常便飯了”。為了找到垃圾處理的好辦法,鄧楚柏不惜把垃圾搬到了自家院中。他在院子里挖了一個處理垃圾的大池子,把垃圾放在里面讓它們自動發酵,而后再把不能發酵的垃圾進行篩選。

    “我相信實踐出真知。而且自然條件對垃圾的變化有很大作用,垃圾處理在家里研究是沒有用的”。作為一個之前沒有接受過任何專業知識訓練的“門外漢”,鄧楚柏靠的是不斷地實踐。漸漸地,鄧楚柏意識到了自己理論方面的欠缺。為了更好地進行垃圾處理的相關研究,他經朋友介紹,先后到了日本、泰國、阿根廷、香港等多個國家和地區,考察各國垃圾處理的情況,在努力自學攻關的同時,虛心向有關方面的專家求教。


就這樣,憑著對垃圾處理的癡迷和執著,鄧楚柏把垃圾當成寶藏,扎根在垃圾處理的研究領域,一干就是20多年。

    “我每天都在燒著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錢,但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垃圾研究對于靠小生意養家的鄧楚柏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親人和朋友勸說他:“這東西耗錢耗時又耗精力,又不一定能有回報,你這樣折騰有什么意義?”面對這些反對意見,鄧楚柏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我每天都在燒著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鄧楚柏笑著說。在垃圾處理的摸索過程中,鄧楚柏將成千上萬塊的化學物質倒入垃圾發酵池中,有時候完全沒有反應,但還是得一種種地更換、嘗試。由于長年奔走在多個國家咨詢垃圾處理方面的專家,高額的旅費常常讓鄧楚柏窘迫不堪,為了省錢,他兜里總是揣著幾個饅頭。

    在泰國從事垃圾處理研究17年的鄧楚柏回國時,從未見過父親的二兒媳將鄧楚柏擋在了家門外,感慨萬千的鄧楚柏在門外久久徘徊。直到大兒子下班回來,感覺在家門口徘徊的老人似曾相識,鄧楚柏這才走進自己多年未入的家門。鄧楚柏的朋友常在一起笑說:“什么叫‘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間無改鬢毛衰’,老鄧就是最好的體現。”

    多年來,鄧楚柏把自己幾乎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了對垃圾處理的研究當中。鄧楚柏的前妻正是因為無法忍受他對垃圾的癡迷,最終離他而去。鄧楚柏和現在的妻子結婚已經15年,當妻子看完湖南岳陽電視臺關于鄧楚柏的報道后,淚流滿面地對他說:“老鄧,我和你生活了15年,原來我根本不了解你老鄧是個什么人。”

    原本并不富裕的鄧楚柏把自己全部的積蓄都投入到了垃圾處理的研究和應用中。他的家人還一直住在租來的房子里,當妻子向今天已經是國際易大(香港)環保高科技集團首席執行官的鄧楚柏提出,為她和孩子買一套哪怕是一居室的房子,好讓她更好地照顧孩子的時候,鄧楚柏坐在角落一聲不吭。

    今天的鄧楚柏已年過半百,但和記者談起自己的妻兒,這個面對無數困難不曾回頭的耿直漢子,眼角閃爍著些微的淚光,眼神中充溢著愧疚的神情。
 

“我不圖名也不圖利,只希望能夠真正給社會和人類做一點有益的事情。”

    經過17年的鉆研與探索,鄧楚柏已經成為當之無愧的垃圾處理專家。鄧楚柏發明的無害化垃圾處理方法在將垃圾經除臭、粉碎、漂滌、分類、風干等一系列處理加工后,能夠生產出24種建材,3類微生物肥料和1種易燃燃料。

    多年辛勤的付出終于得到了豐厚的回報。2002年,鄧楚柏發明的無害化垃圾處理自動化生產流水線、無害化垃圾處理機械和無害化垃圾處理方法三項成果獲得了國家和國際專利。

    說起自己的專利和產品,鄧楚柏充滿自豪,如數家珍。他向記者介紹說,采用無害化垃圾處理方法生產出來的“十防”建筑材料具有防火、防潮、防噪音、防凍、防腐蝕、防蟲蛀、防電、防輻射、防侵蝕、防水等十大功能,可廣泛應用于建筑業,大可作為橋梁填海之料、墻體材料和立柱橫梁,小可作水管和牙簽,其堅硬度可與鋼材媲美,抗沖力和彈性可與現代任何建筑材料相抗衡。

    記者還了解到,他的無公害垃圾處理技術已經在國外投入了實際應用。1993年,在日本建立起了日處理530噸的無害化垃圾處理廠。1997年,在阿根廷建立起了日處理850噸的垃圾處理廠。該技術的應用為當地的垃圾處理、城市清潔做出了重要貢獻,真正實現了變害為利、變廢為寶。

    在家鄉湖南岳陽,鄧楚柏創辦了岳陽市鑫富環保高科技有限公司。鄧楚柏對自己的無害化垃圾處理方法在國內的應用和發展很有信心,他堅信自己的技術能夠為國人所用。鄧楚柏計劃以岳陽為基地,準備招收數千名高素質的環保專業人才進行培訓,向全國輸送垃圾無害化處理專業人才,力求把無害化垃圾處理項目推廣到全國每一個城市。

    談及自己傾注畢生精力的事業,鄧楚柏滿心感慨:“我已經在無害化垃圾處理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財力和光陰。我不圖名也不圖利,只希望能夠真正給社會和人類做一點有益的事情。我生在中國、長在中國,我熱愛自己的國家。”

    有人說,他就像一個孤獨的行者,欣賞著自己眼中獨特的風景。如今,結伴而行的游人越來越多,孤獨的行者不再孤獨,獨特的風景不再獨特。他用一雙粗糙的手,握住了人類最不起眼的財富。


技术支持: 杭州正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福建36选7几点停售